一个反诈民警的“出圈”之路

这里是广告

(图源:IC Photo )

李佩珊/文

几年前,一线反诈民警陈国平散发反诈传单时,偶尔被行人接过随手丢弃,那时的他或许不会想到,2021年他在直播间赠送的小钥匙扣,会在涌入直播间的几十万人中供不应求。事实上,短视频平台数据显示,“反诈警官老陈”通过宣传关注度本不是很高的反诈事业,已经获得了头部流量,令人惊讶地“出圈”了。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今年九月,“反诈警官老陈”火了。

“反诈警官老陈”的真实身份,是河北省秦皇岛市公安局海港分局的民警陈国平。老陈其实不老,今年43岁,正是当年。但论资历,确实是相当的老。自2006年自部队转业至派出所,陈国平已经当了15年的警察。

对于外界而言,老陈的火,实在有些意料之外。在“反诈警官老陈”横空出世以前,“反诈”是一项重要但不吸引受众的事业,陈国平自己也经历过派发宣传传单但无人问津的惨况。所以,“反诈”主播并非自带话题度。大众印象中上一个 “网红”民警谭乔,热爱插科打诨,加之戴上帽子有几分英俊,仿佛自带了些许笑星气质。而国字脸的陈国平,更像是在每个派出所都找得到的桌前摆着大茶缸,严肃却耐心的中年民警。

安迪·沃霍尔说,“每个人都可以成名15分钟。”在2021年的9月1日,老陈抓住了5分16秒。在抖音直播连麦PK时,老陈碰上了一位妆容和衣服都颇为夸张,自称是“西厂厂花雨化田”的主播。在连上的瞬间,“雨化田”看见了老陈的警服,瞬间“花容失色”,陈国平没有给他喘息的时间,直接抛下一句:“我是反诈主播,你是什么主播?”“雨化田”直接“滑跪”了,“我是搞笑的,哥,我啥事都没犯。绝对是良民,哥。一“庄”一“谑”碰撞出了巨大的喜剧能量,当晚直播间的最高在线人数达到了51万。隔天,陈国平在“反诈警官老陈”的账号上上传了截取了5分16秒的直播片段的短视频,收获了高达130.9w的点赞,换言之,“反诈警官老陈”这个政务号(政府单位的官方短视频号)彻底火了。在9月初经历了疯狂的百万级涨粉之后,这个账号如今已经拥有了450多万的粉丝。

但当我们理顺了这几年短视频App商业路线的变换,会发现“反诈警官老陈”的火,正在情理之中:老陈主动抓住了连麦PK的风口,“第一个吃螃蟹”,“反诈警官老陈”正是第一批可以直播连麦的政务号。所谓连麦PK,实际上PK的是双方主播的观众在规定时间内刷出的打赏礼物的价值,平台从中分成而获得营收。

2020年,成为了专职“PK主播”崛起的元年。2月份,在快手从制造搞笑视频转型主播的“刘二狗”自称“快手最狠PK”,在每场直播PK前都立下相当重的惩罚,比如剃光眉毛和干吃辣椒,并且说到做到——这让他在两个月的时间内爆涨了850万粉丝,5月,更是将快手打榜记录刷新到了惊人的2000万,成为了第一个打破头部主播天花板的专职“PK主播”。而在抖音,专注户外领域视频的“洪大炮”也转向了专职的“PK主播”,在三十天内涨粉34万,成功跻身一线网红。直播PK也帮助快手破解了公域流量有限和增长见顶的困局,在2020年快手的直播收入达到了332亿元,相较于2019年保持住了5.6%的增长。

事实上,正如“刘二狗”和“洪大炮”的转型之路一样,老陈在通过直播连麦PK爆火的这5分16秒之前,已经在短视频App上用个人账号拍了三年多的反诈短剧。在这些短视频中,他扮演着狡诈的诈骗团伙老大,一边圆了自己演员梦,一边将诈骗犯的套路一一拆解在观众面前。然而,对于老陈而言,成本和收益有点难以成正比:自费拍一则反诈短剧的成本平均要4000多元,但几年下来积累的粉丝也只有几万个。直播除了时间成本之外的成本比较低,对于老陈而言更具吸引力的是,他看到了吸引更多粉丝,让更多人通过直播PK这个渠道了解反诈的可能性。

2020年的9月23号,老陈完成了志愿反诈的赛道转换:“反诈警官老陈”这个账号成为了第一批有直播权限的抖音政务号,他开始了穿着警服的直播“新气象”。敢于第一个吃螃蟹的老陈试水连麦PK(为了避免图利的质疑和争议,他的直播间标题一直挂着“拒收礼物”),也正是水到渠成。接下来发生的情节正是老陈“出圈”故事的开头:老陈的5分16秒,不仅在短视频App上带来了百万级的粉丝,也推动着国家反诈中心App的下载量一度登上下载榜榜首。老陈在各家媒体的聚光灯追逐着下不断讲述自己的爆火之路,宣告着他和他的志愿反诈事业在这段时间内成为了社会话题的一个焦点。

追热度,被热度追

在老陈“出圈”的背后,是他对于追热度的钻研:反诈民警追热度,因为诈骗分子总是能够跟随热点制造出新的诈骗陷阱,主动追着热度跑则意味着可以抢占先机提前预警;主播追热度,则是必须拥有的最基础的吸引力和留下观众的“网感”。

作为反诈民警的老陈,将追热度视为冲在反诈第一线的工作要求。“诈骗无非就是几大类,杀猪盘、刷单、冒充公检法、投资理财、网上贷款。”老陈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反诈骗难就难在,诈骗犯会随着热度的变化而让骗术变化。“比如双十一到了,他们就会研究在双十一应该采取什么样的话术来升级骗术。”诈骗犯也会随着社交软件的热度走,什么软件人多,就选择那个平台诈骗。所以近年短视频社交平台上,诈骗事件也水涨船高——抖音上曾经成批出现假靳东账号,试图骗取中老年女性的信任和钱财。

作为主播的老陈,对于这套基于热度的“网感”已经相当使用熟练,甚至形成了一套“贯口”。细究下去,你会发现这套“贯口”来自于对于其他网红主播热度来源的“文化挪用”。老陈和其他主播连麦PK时的经典“开场白”:“我是反诈主播,请问您是什么主播”,化用自在今年6月爆火的主播“导师田斌”连麦时的固定开场白“我乃导师田斌,请问阁下是什么主播”;暖场时的“直播间的家人们,把你们来自的地方打到公屏上”,“家人们”和“打到公屏上”则是在主播间病毒般复制传播已无法考究的“梗”。

老陈“出圈”的最大原因,却在于他沿着“梗”逆流而上,主动成为了那个“议程设置”了“网络模因”(Internetmeme)的人。“任务”这个词频繁地出现在他直播间屏幕的评论区中。“任务”,正是老陈让“下载国家反诈中心APP”和“反诈警官老陈”这个账号在主播连麦PK时迅速病毒式传播的模因。

“我一个人的力量很小,怎么扩大?我让他们这些主播来为反诈做宣传,利用其他主播直播间的这种热度、流量为我们所需。”老陈说自己是有意为之,对于大部分主播而言,接到警察叔叔的任务,意味着一种“荣耀”。在和雨化田的连麦PK中,老陈给雨化田布置了“任务”,让他在接下来的连麦中,劝说其他主播和他们的粉丝下载国家反诈中心的App。雨化田对此十分兴奋,声称自己成为了反诈“正规军”,在连麦PK中勤勤恳恳地完成这一“任务”。“任务”的雪球越滚越大,在后期,雨化田甚至在连麦PK时碰到了另一位和老陈连麦过的反诈“正规军”主播“赤酱”,竞相安利的场景拉满了戏剧效果——他们的连麦片段随即被截取疯传,被网友们称为“普法战争”。

#您下载国家反诈中心APP了吗?#一度登上了抖音话题榜TOP1。#当直播PK遇上警察#、#警察为了反诈骗有多努力#登上微博热搜,总阅读超6亿。“反诈警官老陈”这个账户的粉丝量和直播观看的高峰人数直逼百万,进一步成为了直播江湖中那个被热度追的人,或者说,“流量密码”。

9月3日,老陈PK连麦了一位美猴王模仿主播,在不到3分钟的时间内,大约只有1000人观看的“美猴王”直播间涌进了11万人。很多主播都开始在直播间主动提及老陈和国家反诈中心App,其中有些明晃晃地是想“蹭”热度,在“幸运”地和老陈连麦之后,直接在自己的直播间上演离奇的“剧本”吸引眼球,比如说自己家的老人走失了特别地惶恐无助,却在老陈对时间、地点进行仔细询问时,遮遮掩掩地打马虎眼。“我是刑警出身,从一个眼神、一个工作、一句话,我都能分析出来真假。”老陈不愿“干得那么透”,“真的很累”,于是他往往“看透不说破”。

但汹涌而来的热度,已经让老陈很难掌控。9月7日,因为老陈几次连线黄圣依失败,在他直播间的观众涌入了黄圣依和杨子的带货专场直播,刷屏评论要求黄圣依和老陈直播连麦。导购在一时之间肉眼可见地懵了,杨子出面停下了带货,和老陈进行了连麦。但这样观众以自己“认知”强加于老陈的“出征”行为,让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和热度可能带来的反噬。大量的匿名举报也随之而来,甚至认为他不能穿警服直播。终于,在9月8日,“出圈”爆红了5天的老陈宣告暂时“停播”。

正义主播

但停播没有给他带来想象中的清静和秩序的慢慢恢复。

“反诈警官老陈”退出了直播PK的江湖,但江湖上仍旧有着他的传说。曾加入“正规军”的主播们仍旧热心宣传反诈,认为这是“做好事”,在“推动正能量”。 在这一波的反诈热度中,很多自称是律师和银行职员的主播也打着“揭秘”的旗号来宣传反诈,“但这内容就和实际的偏差很大”。“反诈宣传,实际上是专业性比较强的。”老陈开始忧心,这或许会让直播中的反诈宣传“走偏了”、“变味了”。“一知半解的宣传,反而会起到反作用,让大家产生恐惧的心理。”老陈举了个例子,之前他就纠正过一个以讹传讹的反诈宣传,“你只要和对方一旦连线视频,那你的钱就全没了”,这显然是不太可能的。况且,有些主播在宣传反诈的时候会不自觉地加入一些自己的口头禅,这让老陈“很害怕”,倘若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以这些为把柄再进行下一波攻击,那么刚刚探索创新的反诈宣传形式就很可能做不下去,让所有人的辛苦就“全白费了”。

更糟糕的是,“李鬼”出现了。平台上出现了大量在名字和头像上试图复刻“反诈警官老陈”的账号,在他举报后被一批批封禁。甚至,有诈骗分子冒充他的身份实施诈骗。

思来想去,出于责任和担当,老陈在中秋节又恢复了直播。他逐渐将自己的直播重心移向了“心理辅导”,在9月24日,他在微博直播连麦了一位被诈骗了16万的UP主小杨,用一个小时45分钟的耐心劝导将小杨被诈骗的“内疚、自责”抚平了,这场“心理辅导”直播获得了高达1.6亿次的直播播放量。事实上,在十几年前老陈还是派出所片警小陈的时候,一件结局给他带来巨大冲击的诈骗案,让他认识到了对于诈骗受害者进行“思想工作”,也就是进行“心理辅导”的重要性。“总有网友问我懂不懂心理学。”老陈说,他完全不懂心理学,但他有一种建立在研究诈骗受害者心理进行换位思考的“陈氏心理学”,比如他直接在直播时劝小杨,“实在想不通,就当成上辈子欠他的,这辈子来还。”剩下的事,交给警察处理。

“如果我退休了,我就做个‘正义主播’。”“正义主播”是老陈自造的词汇。每当他在直播时问出那句“我是反诈主播,请问您是什么主播?”时,PK对象的回答总是形形色色,从搞笑主播到情感主播。老陈想象着,如果直播江湖中出现了一个能够带领大家一起做正义之事的主播,那会是件很好的事情。如果“正义主播”一直没出现,老陈便将会像成为“反诈主播”般,再次挺身而出。

这里是广告,联系